一代团阀冉作霖之死

冉作霖,字雨亭。上世纪20---40年代任民国利川县团堡民团大队长。冉的民团实力雄厚,战斗力强,是利川民团的重要主力之一。堪称一代枭雄。谁知他的死确是那样幽暗和凄凉,成为百年来当地人们谈笑的话柄。要知端的,且听我从源头仔细道来。 早在冉作霖没有发迹之前,他 ...

一颗大树想要飞

1 一九九六年的夏天,如果你恰巧住在我们仙城的话,一定听说过两件事,一件是我的同学李大宝成了少年犯,在一个大雨瓢泼的晚上被一辆警车带走了,据说现场很有点大片的味道;还有一件就是百货大厦的门口突然来了个修鞋匠,安寨扎营似的,锅、铲子、棉衣都带来了。这两 ...

危机

一 苏小美眼尖,看见前面的身影像史进,她咬了一下嘴唇,回头看了一眼低头采果子的丈夫,脚步似乎是犹豫一下,还是背着行囊,手里拎着戳子,紧紧跟在史进的身后。苍山林场谁都知道,史进是单打一,和谁都不搭伙,一个人独闯青山,每天都是收获很丰。苏小美就是看上这一 ...

谢师宴

在李湾村,李大峰是有头有脸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三年前,李大峰和老婆刘美爱,从打工十来年的广东某企业辞工回家,在村头开了一家拥有五十多号工人的五金加工厂。工厂开业那天,镇上分管工业的副镇长、办事处领导、村委会书记村长都过去了,剪彩,讲话,放鞭炮 ...

请君入瓮

高老汉打过报警电话,口中兀自骂骂咧咧,忽然手机响了,派出所通知他去认领失物。高老汉欣喜若狂,这才几分钟时间,摩托车就失而复得,看来天意不让破财。 “差点阴沟里翻船,杀千刀的孙子,你等着,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

老张

老张是个农民,章丘人,今年六十刚出头,家里不多的地早就被流转出去了。没地可种的老张就在镇上开了个火烧铺,打火烧卖火烧,生意做得不死不活。 老张有两大爱好,一是喝酒,二是创作。老张酒量根本不行,喝多了还好骂人,但喜欢开玩笑吹牛叉,不了解他的人和他坐在一 ...

摆渡人之微信时代的爱情故事

题记:也许,你只是我——“爱的人”;但却不会成为我的——爱人。 且听风吟声,不觉夜已深。星空下,谁在你的思念里缱倦缠绵。 有人说,喝酒出友人,股市出疯人,微信出情人。 三年前的夏日,有一阵时间,我顿觉好迷茫,生活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前进的目标和动力,瞬间迷 ...

梧桐花落相思雨

楔子: 从二十七岁到七十九岁,他怨了她整整五十二年。 从十八岁到七十六岁,她等了他整整五十八年。 这场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爱恨情愁,终究还是有缘无分,只留下一段荡气回肠的美。景心桐不止一次地想,不论他们之间的结局如何,至少曾真真切切地爱过。爷爷颠沛流离的这 ...

心之痛爱之切

昀婷从公司里下了班,随着人流机械的出了公司辉煌的大门,往前走了几步,脚又停下了,眉头紧缩着忧郁。 她想:我要到那儿去呢?她不愿回到那间高级别墅,那个住处外表富丽堂皇,房间内弥漫着死寂和空旷,房间的地上还散落着她和那个男人厮打争吵时打碎的玻璃碎片,地上 ...

王二宝的喜乐生活

1 王二宝六十八岁,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就是歌曲。最开始起床就清唱,嗓音抑扬顿挫还很高亢。收音机一问世,他就听收音机唱,最近转成智能手机播放歌曲,音量都是开到最大,冬夏不分。 今天照例简单洗漱后就出门。 十三年前一直是踩自行车奔单位而去,退休后就散步,一 ...

如此矮胖局长

矮胖局长在鸡岁县某局当了几年的一把手,尽管工作成绩不算突出,但恰巧赶到了全国当前的大好形势。习近平总书记执政后,全国反贪打腐工作形势喜人,已揪出大小贪官若干名,这使得各 ...

路见不平一声吼

炎炎烈日下。 炎炎烈日下有一对在地上扭作一团的人影。 这是电影院门前的一个小广 ...

软坐包厢

我要去B城参加一个笔会,决定去之前将名单来回看了很久,发觉并没有熟悉的人,这才答应了主办方,开始收拾行李。这主要因为,我挺害怕将自己置放在一群熟人之中的,尤其是半生不熟的,但凡这类活动上出现的,基本属于那种碰过几次面,听说过对方的名字,或者阅读过一些 ...

海岛温馨故事

来到风光旖旎的海南岛,比阿平想象的要美得多。 那是一年前的事情。 阿平在老家工作了五年,工资收入连个柴棚房都买不起。更别说想找个赏心悦目的女友了。 虽说是知名大学毕业,而且拥有研究生学历,但是在湘西老家的工资水准,使得阿平生活得喘不过气儿来。 阿平一直 ...

解放军连长孟路

一 2000年初夏,已经从山西临汾解放军部队转业了近30年,人已60多岁的、曾经是解放军82师244团二连连长的孟路和几个老战友从福建福州来到了山西临汾82团老部队。多年都没回老部队了,他们很想看看以前的老部队现在怎么样了。后来,他们受到了现在的解放军战士和军首长 ...

午夜梦回

青山哥,你就帮小妹抱一下小炫子呗,又不耽误你爬山。 妹子,说多少回了,你该叫我大叔了,十六七岁的小女生,比我女儿都小那么一两岁。 喂,大哥,让你帮我抱一下小炫子,这年龄大小与称呼没多大关系吧? 叶子是一位来自于贫困山区里小女生,初中刚念完就被亲戚介绍到 ...

发现小偷

在刘流的手表不翼而飞的第四天早上,刘流发现他的手表出现在邻居肖波的儿子肖勇的手上。 那是一个阳光很好的早晨,甚至带着一种提前进入中午的味道,阳光一片片地照在屋檐上、墙壁上,闪闪发亮。可刘流没有注意到这些,他的思绪全被那只丢失的手表所充满着,因为手表已 ...

李大山进城探女记

五十三岁的李大山终于有了女儿的音信。二女儿李淑香自打高中毕业,就独身闯进了金海市,一猛子扎进去,整整两年了。两年了,这才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爹,俺开了个发廊,俺当老板了!就是俺有了自个的生意了。可这会一时半会的,俺还是买不起房子,俺和别的姐妹一 ...

莫小白的转角

凄凉的风迎面吹来,莫小白裹了裹自己的大衣,静静地走在街上。夜像脚下这条街漫长而深邃,除了呆立的街灯、轻轻晃动的树影,只剩下了一个孤零零的莫小白,此刻她可以如此平静,她要感谢那个叫楚之明的男人,给她带来惊喜的同时也给她带来了伤害。 谁的青春不会遇上几个 ...

早上很早李楠就起床了,简单洗漱之后他没有叫醒熟睡中的老婆,今天老婆休息,在银行上班每天都要加班好不容易不用早起,李楠不想打扰老婆休息,到客厅用他那银胆保温杯喝了一杯凉白开水。每天喝上一杯凉白开是李楠好几年的习惯,每天临睡前老婆都要给他晾好开水,第二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