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青

落下最后一笔,已是夜深人静。“公子,三更天了。”门外侍从怕打扰主人作画不敢进门,只是在外间频频提醒。主家公子自小体弱,熬到这个时候,只怕他那金尊玉贵全靠汤药维持的身子,经受不住。“好,进来吧……这就歇着…&hellip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