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流火烤缁衣花开盛夏在世乔

七月带给我成功的前奏,带给我回味的激情,体验美好人生的快乐时光,七月你点燃了我的激情,让我在这个火热的季节里绽放得热烈。七月世乔,有我们花开盛夏。 不知从何时起,我已习惯了每天四五小时的睡眠;不知从何时起,我已喜欢上那一声声的老师;不知从何时起,我已 ...

记忆中的农事

夏日的骄阳炙烤在头顶,汗珠顺着脸颊滚落地上。这天气,总会让人联想起年少时读的“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那滋味,咸涩里裹着泥土的味道。 昨儿姐姐在电话那端说,“田里太干了,锄下到垄里已经翻不出湿土,土豆和胡麻还没锄第二遍,大家都不得不歇锄了……” 距 ...

禅与人生

六祖慧能是唐代着名佛教的改革者,中国禅宗实际上的创始人,我国历史上屈指可数的伟大思想家。“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一首偈子,使得出生贫寒,目不识丁的24岁以行者之身的惠能顿悟成佛。成就了六组的“禅定”。 对于佛教,自幼便耳熟 ...

我的村庄叫枣园

故乡就像深藏于地下的醇酒,存储时间越久,越是清香醉人;故乡就像那停泊的岸,时刻等待在那茫茫大海漂泊的小船;故乡就像那浩瀚的宇宙,无论星星月亮在那里,这里永远是你们的天堂! 在陇东黄土高塬,泾河峡谷之中,有一个不大的县城——泾川县。古时称安定府,着名的 ...

一生中的奇巧事

人的一生不能太平坦,有些坎坷,有些曲折,都是很正常的。遇到了困难,碰到了困境,不必害怕,因为不管怎么样,今天会过去,明天就会来临的。 在我这五十二年的岁月中,要说到坎坷,谈到挫折,应该不算少,是不平凡的一生。回首往事,感慨之余,不免要去想一想,曾经发 ...

再去兴旺咀

还是一九七六年修中洲湖去了兴旺咀的,整整十年没去兴旺嘴了,今天,皇历十月,一个小阳春的日子,老三的内弟结婚,宴会在中洲渔场举行,我借机在那儿一游。 骑单车走完平中路,然后推着单车进入兴旺嘴路,一踏入兴旺嘴境内,我的心就凉了半截。十七年前,修费家河大堤 ...

我的三下乡所得

总有一些人早起摸黑,拖着疲惫的身躯,为的是给我们有一顿热腾腾的早餐,十分感激。 我们队伍渐渐步入正轨,支教之路越来越顺畅。看着灵动的眼睛在自己的课上散发着一种对知识的渴望,内心的责任感与对教师的神圣感一下子爆棚,自己的一言一举都牵动着孩子们的目光,孩 ...

琼瑶仙境新安江

新安江发源于安徽徽州,又称徽港。它集千溪,汇百川,穿越崇山峻岭,奔向浙江省西部,汇入钱塘江上游,一路碧水含烟,青山滴翠,素有“奇山异水、天下独绝”之誉。 夏日的新安江之行,我以月亮湾大酒店为旅途驿站,这是一家四星级酒店,高14层,外形似帆,典雅幽静,坐 ...

舷窗边

真是倒霉透顶,本次外出,坐了三次飞机,两次“C座”一次“D座”,都是坐在走道的边上,没摊上一次舷窗边上的座位。 我以为,坐飞机,最好是能够坐在舷窗边上,透过舷窗看风景,仰看蓝天、近看白云、俯瞰大地上的山川……那是平时无法观赏到的美景,而这样的机会是实在 ...

国学是修行

这几年,国学甚热。大家都拥挤在一起高歌国学。然而,当我们仔细研究这种现象之后就会发现,很多人之于国学不是热,而是燥。很多人手里拿着一部《论语》,连看都没有看,就想着让圣贤帮他发笔横财。其实,这些人根本就不明白,孔圣人一辈子都快穷死了,困于陈蔡之时, ...

诱惑与感动

1 最近春潮涌动,激情迸发,诗心泛滥,陆陆续续出手了一些所谓的诗,不仅发表在几个文学论坛上,还有的入选相关的微信平台,并得到朋友们的支持称许,甚至有人直接呼某以“诗人”。闻听此言某羞惭且愧煞,其实自己心里有数,这些诗作距离上品的诗,实在不可以千里万里 ...

支教中的细心与耐心

生活虽繁琐,可是只要我们的心足够细,每天都会在其中找到不一样的亮点,正如那句老话所说“我们的生活不缺乏美,只是缺乏发现美的眼睛 ...

科学小实验,开拓大思维

为了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代表团审议时强调 ...

听歌,喜欢李健

听歌,是在聆听他人的倾诉,也是在倾听自己内心的独白。于是,我与那些歌之间有了一种感应存在,每次听歌,好像就是和歌手进行了一次奇妙的对晤。 《礼记·乐记》里有“凡音者,生人心者也,情动于中,故形于声”之说。愚以为艺术素养并不等同于艺术知识,本质的东西是 ...

酒事絮语

我不知道这种名为“酒”的饮料,里面包含了怎样神奇和魔力的成分,因为自从它问世以来,就有无数人为之陶醉,为之肝脑涂地,更有无数文人墨客在酒的催化作用下,灵感如滔滔江水,一泻千里,写就旷古的篇章。酒,始终流淌在人类文明的长河里,穿越时空,香飘万里。 随手 ...

网络上的有声战争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网络拷贝、直播社会现实;小网络、大世界;小网群,可窥见、透视大社会、大天地。各色人等在此粉墨登场,相互角力、较量,乃至灵魂肉搏。 一 话说2019年8月份,我被朋友引荐到本地一个文学群。头两天没工夫、没发声。第三天进去一看,立即被呛 ...

燕子,那温馨之家

东风一挥神扇,春天就来了。 机灵的燕子随着春的脚步,蓝天下,展开它那俊俏的双翼,翩翩地空降到了我的办公室过道里,唧唧喳喳地盘旋在屋顶,东瞅瞅西望望,寻找一处降落的跑道。 映入眼帘的是,一身乌黑光滑的羽衣,一双伶俐轻快的翅翼,一把似剪刀的翠尾,一张短而 ...

羲皇故里话西和

西和县隶属于甘肃省陇南市,因古西和州而得县名。西和县是华夏人文始祖伏羲的诞生地,秦国的发祥地之一,氐人地方政权古仇池国的国址,三国时代蜀魏相争的主战场之一,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与华夏文明的源头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 《史记?三皇本纪》记载:“太白皋 ...

我觉得会有很多事情等着我

真不知道,如何表述人是什么:最大,也最小;最高,亦最低;最高昂,又低沉;有最宏伟的目标,也有最低微活着;用这些元素组合而成的东西,大概就是人。人,从仆地到跪着再到站立直到挺立,把世界弄得只有四面八方的臣服,只有生命界里一枝独霸的雄主霸气,结果,也在 ...

雨季里的疼痛

持续的高温,要把大地烤出糊味。我信誓旦旦趁女儿放假的功夫,回老家住上几日。帮父母洗洗衣服,做做饭,尽尽孝心。做这个花店四年,我以忙碌为理由,竟然没有在老家住过一个晚上,故乡,始终像长在我身体上的肉瘤,我时刻想着把它拿掉。 这个夏季,上苍好像积攒了几百 ...

华山游记

小时候看电影《智取华山》,华山的险峻和解放军的勇敢,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近年来,济南有户外群多次组织驴友去登西岳华山,我对华山向往已久,但因为对西岳有种说不清楚的恐惧心理,因此一直犹豫不决,而没有成行。今年5月初,济南有一家我比较生疏的户外群组织去 ...

兴致被扰

人的情感时有虚弱,时有强烈,平静如水或是波涛汹涌,无论如何,皆来自一个人真实的内心河流。确切地说,是一个人内心情愫积存后的本质体现,理智或是失控,悲伤或是喜悦,呈现了一个人情感的驾驭体验。折射出来的表象,传递给旁观者。自然,有很多人善于控制情感的冲 ...

逛棣花

陕西商洛这个地方,属于秦岭山区,山大沟深。过去只有一条老公路在山里绕来绕去,时而山脚,时而山梁,忽上忽下的,汽车跑得辛苦,也充满危险。司机一把方向没搂住,一脚刹车没踩稳,车子就会直接掉进山谷,被青褐色棱角尖锐的石头,连撞带刮就成了碎铁片片。那时候山 ...

观看向英雄纪念碑敬献花篮有感

今天上午时而小雨淅沥,时而中雨哗啦。在今日的雨天我们迎来了祖国64岁的生日。在这阴雨特殊的天气里,国家领导人该以怎样的方式来向英雄纪念碑的英烈们敬献花篮呢?虽然好奇,但不敢恣意揣想。于是诱发了我观看敬献花篮的欲望。洗完衣服,赶忙坐在沙发上期待那一刻的 ...

危机重重的文学

在某访谈节目里,演员陈建斌留下这样一段话“一个正常的年代,人们谈论最多的是诗歌、诗词、四大名着等美的东西,记住的是李白、苏轼、曹雪芹等人,而不是那个时代的首富是谁。”带着这句话审视我们当下的生活,一幅没有尺寸、尺度和尺量的画儿刺人眼睛。有这样一则小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