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去兴旺咀

发布时间: 2019-09-25 21:41:48 来源: 九七文章网 栏目: 散文 点击: 96

还是一九七六年修中洲湖去了兴旺咀的,整整十年没去兴旺嘴了,今天,皇历十月,一个小阳春的日子,老三的内弟结婚,宴会在中洲渔场举行,我借机在那儿一游。 骑单车走完平中路,然后推着单车进入兴旺嘴路,一踏入兴旺嘴境内,我的心就凉了半截。十七年前,修费家河大堤

再去兴旺咀

  还是一九七六年修中洲湖去了兴旺咀的,整整十年没去兴旺嘴了,今天,皇历十月,一个小阳春的日子,老三的内弟结婚,宴会在中洲渔场举行,我借机在那儿一游。

  骑单车走完平中路,然后推着单车进入兴旺嘴路,一踏入兴旺嘴境内,我的心就凉了半截。十七年前,修费家河大堤,万千民工的炊事烧柴就取自兴旺嘴那大片的山上。那时的兴旺嘴山上,到处是茅柴和树木。十年工夫的营造,费家河大堤、中洲湖大堤、避洪渠这些大型建筑完工了,而兴旺嘴的山山水水也就遭到了浩劫。现在扑入我眼帘的只有光秃秃的山,很难寻到一棵树了。车行七八里地,来到原来的指挥部,才发现一片绿洲,那里约有十几亩杉木林,几亩茶园。

  啊,这就是我十年没去过而又年年盼着再去一次的兴旺嘴!

  我是在兴旺嘴长大的,从十四岁起到二十二岁,我年年背着行李,挑着米担在那里修堤抢险,那里的羊肠小道,那里的阡陌交通,那里的村落茅舍,我如数家珍。十年了,我总在想,那里一定是变了,变得兴旺了,变得富足了。可是,车入兴旺嘴境内,我看到了什么呢?阡陌依旧,茅舍依旧,十几年前蜂窝斑驳的糊满牛屎的泥砖墙还在那里立着,稍微有点变化的是有了一条泥巴公路,这条路,坡度陡得出奇,路面凸凹不平,单车在路上滚,屁股在单车上跳舞。

  啊,这就是我十年没去过而又年年盼着再去一次的兴旺嘴!

  原计划做防洪的费家河大堤,由于中洲湖大堤的修建,它的性质已经改变了,已经失去了防洪的功能,它现在变成了一个蓄水的功能。宝塔河里再不是荆棘满地,沼泽连绵的荒芜了,这里已经修起了无数个鱼池,新房子不太成规律地摆在各地,点缀着这个不太美丽的小平原。

  怀旧感驱使我和愿兄奉叔一同踏上了费家河大堤,我望着夺闸而去的内河水,望着已经是笔直而平坦的大堤公路,望着堤上的栋栋房子,望着堤下的那些土坑,心里就有一些激动。十七年前的一九六九年,我还只有十四岁,就虔诚地要求参加这个修建工程,二十几米高的大堤没有难倒我,此后,我就由一个又矮又瘦的孩子在这里长大了。

  费家河内河水明净如镜,几个小姑娘在闸门口的石桥上捣衣服,飞起的水花重新落到河里,涟漪在不远的地方消失了,我看得入迷,自言自语地说,这里可以建成一个旅游胜地(大堤的对面还有一个着名的宝塔),可是,再看一看内河四周的光秃秃的山,我的热望马上又冷却了。

  人是能够创造奇迹的,也是能够毁灭奇迹的,十几年前的那个着名的水利工程到底是创造还是毁灭呢?我不知道。

  自从修建了费家河大堤、中洲湖大堤,在我的家乡,再也看不到洞庭湖了,船儿再也不能载着湖草进入秀水了,再也看不见白泥湖两岸农民在五月里跃入湖水中捞大水把子的悲壮场面了。费家河大堤、中洲湖大堤挡住了洞庭湖水进入我的家乡,我们再要看波涛壮阔的洞庭湖,就要跑几十里路去中洲湖大堤了!

本文标题: 再去兴旺咀
本文地址: http://www.097s.com/sanwen/85963.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九七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我的三下乡所得一生中的奇巧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