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团阀冉作霖之死

冉作霖,字雨亭。上世纪20---40年代任民国利川县团堡民团大队长。冉的民团实力雄厚,战斗力强,是利川民团的重要主力之一。堪称一代枭雄。谁知他的死确是那样幽暗和凄凉,成为百年来当地人们谈笑的话柄。要知端的,且听我从源头仔细道来。 早在冉作霖没有发迹之前,他 ...

一颗大树想要飞

1 一九九六年的夏天,如果你恰巧住在我们仙城的话,一定听说过两件事,一件是我的同学李大宝成了少年犯,在一个大雨瓢泼的晚上被一辆警车带走了,据说现场很有点大片的味道;还有一件就是百货大厦的门口突然来了个修鞋匠,安寨扎营似的,锅、铲子、棉衣都带来了。这两 ...

危机

一 苏小美眼尖,看见前面的身影像史进,她咬了一下嘴唇,回头看了一眼低头采果子的丈夫,脚步似乎是犹豫一下,还是背着行囊,手里拎着戳子,紧紧跟在史进的身后。苍山林场谁都知道,史进是单打一,和谁都不搭伙,一个人独闯青山,每天都是收获很丰。苏小美就是看上这一 ...

妈妈,回来吧!

傍晚黄昏时,云省山洼寨的林场生家里,林场生跟妻子杭玉芝的五岁的女儿林小娃撕心裂肺哭喊着:“妈妈!回来吧!带上俺吧——”刚回到家里的杭玉芝,就又要走了。 林场生杭玉芝两口子七年前到津海市做清洁工。在这期间,杭玉芝回到山洼寨生下了小娃。小娃也就三个月,杭 ...

结局

胡华志跟老伴陈桂珍有一个多月没吃自个做的饭菜了。本来这老两口腿脚都不利落。胡华志先得的脑溢血,半身不遂了,不到半年,陈桂珍也半身不遂了。老两口生活都不能自理了。他们只有一个独生子,叫胡大海。胡大海跟孩子老婆单过,家跟胡华志在一个小区。胡大海跟老婆王 ...

谢师宴

在李湾村,李大峰是有头有脸的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三年前,李大峰和老婆刘美爱,从打工十来年的广东某企业辞工回家,在村头开了一家拥有五十多号工人的五金加工厂。工厂开业那天,镇上分管工业的副镇长、办事处领导、村委会书记村长都过去了,剪彩,讲话,放鞭炮 ...

请君入瓮

高老汉打过报警电话,口中兀自骂骂咧咧,忽然手机响了,派出所通知他去认领失物。高老汉欣喜若狂,这才几分钟时间,摩托车就失而复得,看来天意不让破财。 “差点阴沟里翻船,杀千刀的孙子,你等着,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

老张

老张是个农民,章丘人,今年六十刚出头,家里不多的地早就被流转出去了。没地可种的老张就在镇上开了个火烧铺,打火烧卖火烧,生意做得不死不活。 老张有两大爱好,一是喝酒,二是创作。老张酒量根本不行,喝多了还好骂人,但喜欢开玩笑吹牛叉,不了解他的人和他坐在一 ...

二十个咸鸡蛋

那年,居住老家七十二高龄的母亲,知道儿子小王自小爱吃她腌制的咸鸡蛋,不顾姐姐婉言相劝,非要买来几只小鸡饲养,在她的精心呵护下,几只小鸡很快长大能下蛋了。 漾满笑的老母亲、乐呵呵张罗着腌制了一坛子咸鸡蛋,眼看的就要腌制好了,她便每天自言自语:“儿子啥时 ...

民警秦小乐

上车的时候,秦小乐感觉到一只手在自己的右臀上异样地摸了一下。 那应该是一只属于年轻且漂亮的女孩的手,触感嫩滑细腻。当食中二指轻掠过时,秦小乐甚至有一种被女人占了便宜的兴奋感。 然而秦小乐是民警,他很清楚地知道,那只手掠过他的臀部的目的。 不用翻找,他知 ...

孤独与变态

刘老汉刘世厚,六十九岁。两年前在中山广场跳舞的时候,认识了老寡妇邓淑清。邓淑清六十五岁。两个老人随即办了结婚登记手续,结成了夫妻。邓淑清有一个独生女儿,叫林昌荣,不是不孝顺,因为母亲心理有病,非要养狗,爱狗爱得特别,跟狗一块进餐,跟狗一个被窝睡觉。 ...

作孽

吴雪花唐江河两口子都不识几个大字,可他们从农村进到了城里,靠收废品连偷带蒙连拐带坑的发了小财了。这不早就成立了自家的废品收购公司了。他们算是在金海市扎了根。 他们有一个儿子,叫唐良东,在金海市读完了高中,这会儿回老家合阳县,参加高考了。 吴雪花唐江河 ...

宝和草

朱婆婆今年九十岁,老伴早死,她比丈夫整整多活了翻倍的年纪。 老伴早早就撒手把一窝孩子丢给了她,就凭着她瘦弱的身子,把一窝孩子养得人高马大的——她养了八个儿子,被人称“八仙过海”,最高的儿子有她两个人加起来那么高大,其他的个个也壮实彪悍。 那时候,重男 ...

秋后算账

华阳高级中学的郝伟来老师,刚接到去批阅高考统考作文试卷的通知。他正准备去报到呢,开车正要出校门,就被保安拦住了,“郝老师,校长让您去见他。” 郝伟来调转车头,把车开到了学校办公楼的大门前。 他蹬蹬蹬的上了三楼,走进了校长办公室,不禁急着问道:“校长啊 ...

粉饰我的天

狂风呼啸着,发泄着自己那无理的情绪,似乎不把路边的老白榕树刮倒就不甘心。突然,李家老宅传来一阵婴孩的啼哭声,与这漫天的狂风、暴雨融为一体。李大海焦急地渡步着,时而看看摇篮中的婴孩,时而望望外面恶劣的天气,而孩子的母亲早已泪流满面,不知所措了。 危机慢 ...

我们都是好孩子(七)

【各位亲 看了就评论一下呗】 十六 第一次沉默 第二天,我早早地到了学校,收拾完东西,抄完课表我便坐在座位上发呆。 很快,住宿生排着队来了,苏浅还没坐下来便看了看我,问:“洛洛你怎么了?没事吧?” 我没精打采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回答。 “昨天陈老师找你了?” ...

阳光地带

春季的一天中午,我下班回到家。看见母亲正在晒被子,便也想把被子晒一下。 我把被子抱出来,晒在了晾衣绳的两端,吃过午饭,我便上班去了。 下班回来,我一进家门,便看见了我的被子。与中午不同的是,它们已经被晒在了阳光最好的地带,夕阳将雪白的被里镀上一层浅浅 ...

孩子是母亲的守护天使

我上小学低年级的时候,邻居小孩曾经每天早上问我要钱。某个时候起,我就不得不把母亲给的回家车票钱交给他们了。大约半年时间,每天都有两个女孩向我千方百计死乞白赖地要钱,说些“昨天给小A,今天总要给我吧”之类的话。 我虽然知道这事不合情理,可不知为什么,我 ...

父爱在我的名字里

我的名字不是父亲取的。父亲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一个地地道道的文盲。在我满月的时候,父亲特意请来乡里一个挺出名的算命先生,得知我五行缺金,又因为父亲希望我长大有出息,能够跳出穷山村,于是算命先生便给我掐出这样一个名字:金翔。然而,就因为这个名字,我 ...

与水离别,鱼在长大

1 明媚的阳光洒在嫩绿的草地上。 水和鱼肆意地躺在草地上,抛开平日学习的疲惫,享受着冬日里暖暖的阳光。这样暖和的阳光,水不禁想起三年前认识鱼的那个早晨,当时的阳光也是这么暖和。 刚刚升入高中,离开熟悉的环境,面对着完全陌生的学校和同学,水感到莫名的孤独 ...

你才是我真正的朋友

西班牙着名画家毕加索是一位真正的天才画家。据统计,他一生共画了37000多幅画,是当代西方最有创造性和影响的艺术家,他和他的画在世界艺术史上占据了不朽的地位。 对于作品,毕加索说,我的每一幅画中都装有我的血,这就是我画的含义。作为最伟大的艺术家,他为他的 ...

奥巴马的贴身保镖

篮球橄榄球他都在行 今年27岁的洛夫,出生在美国北卡罗洛纳州的夏洛特。洛夫曾经就读于美国名校杜克大学,专攻政治学。在学校,他以球技精湛出名,曾是篮球队队员。在2000年到2001年度全国冠军赛季上,他频频露面,风头十足。除了篮球,他打橄榄球也很出色。2004年,洛 ...

向日葵的约定

大学第一年,她们被分配到了同一间寝室。 同寝四人,唯独她是农村来的姑娘,沉默寡言,带着乡土气味的矜持。山里的孩子,上学都特别晚,因此,相比其他三人而言,她的年龄最大。 老二是个温州姑娘,时髦、小巧、心细如尘。因生得秀气干净,开学没多久,便收到了一大堆 ...

分享一条马哈鱼

马刚是我的“知青战友”,年长我两岁。我和马刚之间的友谊,是在上“文学创作学习班”后一天天深厚起来的。 老崔叫崔长勇,当年是兵团总司令部宣传部主抓文艺创作的干事,是我们兵团文艺知青的“主帅”。马刚是十五团的宣传队长,善编各种文艺节目,还有表演天分,演过 ...

刘晓庆与邓萃雯的患难之情

刘晓庆与邓萃雯,一个是内地影后,一个是香港tvb的着名艺人。本来是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却因为一封邓萃雯这个陌生人写给处于人生最低潮的刘晓庆的鼓励信,使得两人成为患难之交。 邓萃雯出生于1966年,那时她的父母亲还是一对少不经事的十七岁少男少女。五年后父母离异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