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

发布时间: 2019-09-25 22:41:53 来源: 九七文章网 栏目: 故事 点击: 95

一 苏小美眼尖,看见前面的身影像史进,她咬了一下嘴唇,回头看了一眼低头采果子的丈夫,脚步似乎是犹豫一下,还是背着行囊,手里拎着戳子,紧紧跟在史进的身后。苍山林场谁都知道,史进是单打一,和谁都不搭伙,一个人独闯青山,每天都是收获很丰。苏小美就是看上这一

危机

  一

  苏小美眼尖,看见前面的身影像史进,她咬了一下嘴唇,回头看了一眼低头采果子的丈夫,脚步似乎是犹豫一下,还是背着行囊,手里拎着戳子,紧紧跟在史进的身后。苍山林场谁都知道,史进是单打一,和谁都不搭伙,一个人独闯青山,每天都是收获很丰。苏小美就是看上这一点,这才紧紧跟在史进身后。史进似乎是在考较苏小美的脚力,他穿越林子的脚步更加快了,苏小美咬着嘴唇,紧紧跟在史进身后,她在心里暗暗骂道:瘟死的史进,你就不能慢点吗?

  这些年野生蓝莓的收购价格一路飙升,从最初的几元钱一斤,到现在的十几元一斤,价格差不多翻了将近两倍,如果回去再加工一下,将里面的青果挑出来,价格就是十八九元一斤,苏小美身后的这个塑料桶差不多能装六十斤,就是将近一千元的收入。想到这里,苏小美的心里喜滋滋的,尽管现在气喘吁吁,还是脚下加力,紧紧跟在史进身后。

  苏小美只顾紧紧跟着史进,对这里的地形地貌完全没有注意,现在史进的身影不见了,苏小美也傻眼了,这里是哪儿?四周都是群山,微风过处,就是吟哦的松涛,苏小美心里产生一丝恐惧,“史进!”苏小美大声呼喊起来。

  正在前面大步行走的史进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喊他,还是一位女人的声音,他停下了脚步,苏小美第二声带有哭音的喊声传进史进的耳鼓,使劲提高声音回应道:“我在这里,你是谁?”

  “史哥,我是苏小美,等等我。”

  苏小美的声音有了一丝坚定,迈开大步向史进奔去。

  “我在这里。”

  史进大声提醒,并且站在原地吸烟,等着苏小美。

  苏小美气喘吁吁走到史进跟前,一屁股坐在地上,身后的塑料桶“当啷”一声撞在树上。

  “在树林子里瞎跑什么,你家齐桐呢,为什么不跟他在一起?”

  苏小美喘了一会儿,这才说道:“我看见你的身影在前面一闪,我就跟来了,你也不等等我。”

  “我向来都是自己走,也不知道你跟在我身后啊!”

  “你脚步真快,我都没跟上。”

  营林大队没解体的时候,苏小美是营林大班的班长,手底下有三个小班,每个班二十几人,她手底下有七十多人,只有十几个男人。常言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剩下的六十几人,要唱多少戏?谁也说不清楚,对于这些女人,就是营林大队长老高也是很头痛。原来的大班长请了事假,老高这才委任苏小美来当这个大班的班长。原来的大班班长并不是真的有事,而是被这些人欺负走的,她也就借故不干了,这一点老高心里当然清楚。当班长不但脱产不干活,还有各种补助,工资要比其他的人多一百多元,这一百多元当然有人眼红了,韩雪梅和陈招弟就是竞争对手,没想到这个班长落在了苏小美的身上。韩雪梅和陈招弟手底下都有一帮死党,想坐轿总得有人抬轿吧。苏小美和她们俩人一样,也是小班的班长,手底下也是一帮兄弟。苏小美知道老班长是被她们两个人欺负走的,自己现在做这个班长两个人心里一定不服气,果然,当天来到山上苏小美就和两个人当众叫板。

  “韩雪梅,陈招弟,我知道你们两个人不服气,好,我给你们机会,只要你们俩能超过我,无论是谁,我都让贤。”

  “真的?”

  “一口吐沫一颗钉。”

  “好,就这么办。”

  苏小美看着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笑得两个人摸不着头脑了。苏小美笑吟吟说道:”我还有一个附加条件,你们两个要是手下败将,就给我咬草根眯一会儿,老老实实给我抬轿,做好你们的班长,如何?如果我输了,就和老高说,让贤,带领我的兄弟给你们抬轿。“顿了一下,苏小美向地下吐一口吐沫,狠狠踩上几脚,说道:”谁他妈说话不算数就从哪里来回哪里去。“苏小美指了指裤裆,在场的人都笑了。

  营林技术员做好小班线,所有的人都是裁判,三个人抡起了砍刀,苏小美一路遥遥领先,最后把砍刀狠狠砍在一棵松树上,砍刀入木一寸多深。三个人的比试成就了三个人的友谊,苏小美这把交椅稳稳坐下了,直到营林大队解体。那个时候,苏小美刚刚二十岁出头,如今,苏小美已经三十四岁,威风不减当年,紧紧跟在史进身后,还是被史进落下了。

  “你回去吧,不要跟着我,影响不好。”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史进笑了,说道:“我怕你家气筒生闲气。”

  齐桐在家是二把手,由于他的名字与气筒谐音,气筒也就成了他的雅号。

  “管他呢,能挣到钱就行。”苏小美的理由很简单,女儿上初中了,处处都需要钱,她和齐桐都下岗了,秋天这笔收入不抓住,孩子明年的学杂费咋办?为了女儿,苏小美拼了,不就是掉几斤肉吗,苦点累点苏小美都不怕,怕的就是挣不到钱。

  史进想了一下,说道:“和我去可以,但是,有言在先,这块地方只有我一个人知道,我不想你家齐桐也知道,那就谁都知道了,这可是我的银行。”

  史进的话一点不假,野生的蓝莓都生长在深山老林里,已知的地块大家伙像疯了一样抢,不到一周,苍山林场的采山人员就面临资源不足的问题,收入锐减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现价段,就是各显神通,在那些未公开的地块大做文章,早来晚走,发现有人跟在身后,宁可这一天啥都不干,也不能引狼入室。虽然说都是野生蓝莓,你知道的地块也就成了你家的自留地,这也是人之常情。

  “好,那我就明天跟着你。”

  史进皱了一下眉头,这话听了有些不顺耳。“走吧。”

  史进把摩托车和他们放在一起,实际上是为了掩人耳目,适当的时候,他会把摩托车停在一处百米道上,那里是距离这片野生蓝莓的最近的地方。一条废弃多年的盘山道,史进是不会在雨后上山的,那样会留下车轮的痕迹,这是第四个年头,史进还是希望能保密很久。

  二

  这是一处远离运材主干线的半山坡,野生蓝莓像一个个蓝色的精灵,在矮矮的小树上,细细的树枝被压弯了,这是一片蓝灰色的海洋。

  “哇塞,这么多啊!”苏小美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

  “快干吧,就咱们俩,从边上来,免得果实掉在地上浪费了。”

  两个人不再说话,在相距不远的地方弯腰干起来。干了一个多小时,史进直起身子,从口袋里掏出香烟叼在嘴上,点着狠狠吸了一口,眼睛搜寻着苏小美,人呢?史进刚要呼喊,只见苏小美雪白的屁股一闪,距离不足二十米,史进看得真真切切,叼在嘴上的香烟掉在地上,他弯腰捡起香烟,不再看苏小美。

  苏小美并不清楚刚才发生的这一幕,她若无其事走过来,说道:“坐下休息一下吧,也都很累了。”

  将防雨用的塑料布铺在地上,苏小美坐下来,抬头看一眼史进,说道:“你也坐下休息一下吧。”

  “我不累。”

  苏小美笑了,说道:“说不累是瞎话,坐下吧,我又不是老虎。”

  想起方才看到的那一幕,史进有些不自然,还是勉强坐了下来,就在苏小美的对面。

  史进低着头,低声说道:“上厕所远点,免得谁不注意踩一脚。”

  “我是小解怕什么?”苏小美说完这话,忽然想起来一个问题,问道:“你咋知道我上厕所了?”

  “谁又不是特意的。”

  史进的声音很低,苏小美勉强能听见,她的心里还是有一丝不快。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苏小美就释然了,毕竟史进做出了很大的牺牲,眼看这一桶就要采满了,那可是从史进的口袋里掏出来的,其他小节大可不必计较。

  “嫂子还没回来吗?”

  “别和我说她,我已经在法院起诉了,判决马上就下来。”

  苍山林场有一家“外企”,这个所谓的外企,就是外地人在这里开的厂子,林区吗,就是厂子也离不开原木。这是一家单板厂,原材料都是桦木,因为他是林业局的龙头企业,整个林业局的桦木资源都调拨给了他们,负责旋切的师傅是江浙人,刚刚离婚不久,史进的妻子田歌也在这个厂子上班,两个人就勾搭上了,师傅连工作都辞了,领着田歌就跑了,田歌也真狠心,撂下老公和孩子,自己出去快活了。苏小美就这一点不佩服田歌,把自己的孩子都丢掉了还叫女人吗?无意之中苏小美看到了史进的裆下那个隆起的包包,苏小美的脸红了,她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心里想着什么,也难怪,史进毕竟才三十六岁。

  “史哥,一会儿咱们怎么回去?”

  离开齐桐到这里,少说也有四五公里的路程,远道没轻载,四五公里,苏小美真的犯愁了。

  “小美,你自己在这里害怕吗?”

  苏小美与史进虽然在一个林场,平常交往也不是很多,见了面都是以名字相称,把她的姓氏去掉还是第一次。“你叫我什么?”

  史进笑了,说道:“苏小美,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害怕吗?”

  说不胆怯那是瞎话,毕竟只有她一个人。“史哥,你什么意思?”

  史进说道:“这么远的路途犯不上,我去取摩托车,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回来,车子上面还有一个塑料桶,都采满了才能回家的。”

  “你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行的。”

  史进站起身,说道:“再有半个小时这桶就满了,然后我再走。”

  半个小时之后,两个人坐在一起吃饭,山上的伙食都是很简单的,就是垫吧一口而已。

  “史哥,自己回去还要做饭,也挺难的。”

  “本来我爸爸妈妈在局里陪孩子念书,秋天了我爸爸就回来,我吃现成的。”史进站起身,说道:“你先休息一下,我一个多小时就回来了。”

  望着史进消失在树林里的身影,苏小美的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想法,这个想法让苏小美脸红,苏小美在心里狠狠骂了自己一顿,就躺在塑料布上,望着蓝天出神。躺了一小会儿,苏小美就坐起来,史进还有一个塑料桶,她不能看热闹。

  三

  苏小美口袋里装着一千七百块钱,心里面像抹了蜜糖,急匆匆回到自己的家里。在自家大门口,看见有五六台摩托车停在那里,苏小美皱了皱眉头,齐桐想干什么,莫非又找来人在家里喝酒吗?苏小美走进院子,“当啷”一声将塑料桶丢在地上,听见响动,齐桐跑出来,埋怨道:”你跑哪儿去了?我们正想上山去找你呢。”

  “找什么找,大活人还能丢了?”

  苏小美进屋,换作一个笑脸,说道:“谢谢你们,我没事。”

  看见苏小美安然无恙地回来,屋里的人也都站起来,立刻,大街上响起一片摩托车的声音。齐桐送客人回来,埋怨道:“在山上瞎跑什么,丢了咋办?”

  苏小美没理会齐桐这个茬,问道:“做饭了吗?”

  “都急死我了,哪还有闲心做饭啊!”

  苏小美去了厨房,闷上大米饭,从冰箱里拿出一块肉,然后就拎着盆子进了小园,上山这么累,伙食一定要搞上去,不然的话没有体力。园子里有豆角茄子,苏小美做好一手农家菜,齐桐尤其爱吃。

  苏小美摘了豆角茄子回来,进屋看见齐桐斜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点火了吗?”看见冷锅冷灶,苏小美心里升起一股无名火,她将手里的盆子丢在桌子上。

  也许是响动太大吧,齐桐不玩手机了,站起身跑了出来。“自己漫山遍野跑,害得人瞎找,你还有什么怨气?”

  “死了也不用你管。”

  苏小美的眼泪在眼圈直转,拿过菜板子放在桌子上,将猪肉放在菜板子上,齐桐爱吃肉。苏小美切了两刀,眼泪掉在菜板子上,给猪肉添了点佐料。

  齐桐蹲下身子,点着火,这才站起身子,看见苏小美掉眼泪,一股无名火冲上了齐桐的肺管子,“操,有那点猫尿我洗洗脚后跟。”说完,嘭地一声关上屋门。

  苏小美也把菜刀狠狠摔在菜板上,菜刀在菜板上蹦了一下,掉在地上,红红的地板被砍了一个口子,菜刀立在地板上。苏小美弯腰捡起菜刀,用手背抹了一下眼睛,还继续切肉。

  炖好了豆角,苏小美开始做酱茄子,再放上点青辣椒,辣辣的那种,这也是齐桐最爱吃的。两个菜端到饭桌上,苏小美在围裙上擦了一把手,走出屋子,推着自行车出了门,不一会儿,苏小美驮回来一箱啤酒,易拉罐的那种,齐桐上山也要带两听啤酒的,家里没有了。苏小美将啤酒搬进屋,饭桌上还不见齐桐的身影,苏小美推门进屋,看见齐桐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她皱了一下眉头,拿过一条毯子,轻轻盖在齐桐身上,然后就坐在小沙发上,呆呆望着沉睡中的齐桐出神。

  齐桐是她自己选的丈夫,两家大人都不同意,苏小美狠下心,把生米煮成了熟饭,看在苏小美肚子的份上,两家大人这才商量婚事。自己家的女儿大着肚子,苏家只好忍气吞声,矮了齐家半头。

  如果苏小美的肚子争气,生了一个儿子,苏小美在齐家的地位就会青云直上,齐家是单传,到了这一辈就断了香火,没有接粮本的。索性,苏小美也不去婆婆家,省得闹心。

  肚子闹开意见了,苏小美到了外屋,用罩子盖上两个菜,倒了一杯白开水,喝了几口水,饥饿的感觉得到缓解,苏小美这才回到里屋,坐在小沙发上,她也有点累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四

  苏小美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齐桐还在沉睡,苏小美出去将两个菜热一下,这才回屋推醒齐桐,齐桐坐起来,看了一下天气,说道:“这么晚了,老婆饿了吧?”

本文标题: 危机
本文地址: http://www.097s.com/gushi/85990.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九七文章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妈妈,回来吧!一颗大树想要飞
    Top